我知道洛杉磯清晨四點半的樣子

搬來美國後,除了週末還有 BIG 休假,我每天都是清晨四點半起床,為 BIG 做早餐、準備當天的午餐,然後目送他出門;狀況好的話,我的一天約莫從五點半開始、還有點睡意的話,我就滾回被窩睡個回籠覺。

這週染了來美國兩年後,史上最強的重感冒,從輕微的喉嚨痛到鼻水流不停、高燒不退、鼻血直流,我整整在家待了四天,離開家最遠的地方就是把車子移到外面。整整的四天半,除了吃飯,其他時間就是睡覺,白天也睡、晚上繼續睡,不僅把 BIG 嚇了一跳,我自己也才發現,原來那麼多年來的「捨不得睡」,不會因為當時所付出的努力,得到更多的健康。那句「睡那麼多幹嘛?死後要睡很久。」只能當作玩笑話。

這場重感冒,雖然身體難受,可是心理卻很輕鬆,比度假還要放鬆呢!今天好不容易清醒些,可以寫些文章(懂我的人一定懂,一定是充電夠了,才有文章、才有產出),認真重新檢視、再規劃今年的目標。當然最想要感謝的,就是親愛的 BIG 啦!謝謝他在這幾天再次認我使喚、無微不至的照顧。

P.S. 開始睡得足夠多,睡的剛剛夠,都是為了更好的更久的做自己喜歡的事;活著,是趟長跑,急不得,跑的最久,跑的最遠,才是最大的成功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