準備外文系插大轉學考的那兩年,英文寫作是這幾年來最好的時候;當時補習班老師都會出作文題目給我們,有歷屆試題,也有當下時事題,其中有一個非常有爭議性的申論題,就是 Euthanasia(安樂死)。當時的我才二十歲,這個議題對我來說非常的沈重。沒有很多人生歷練,其實寫出來的文章也只是冰冷沒有溫度的說詞,既使是最容易寫的正反兩面,當這題目在人生道路上拋出,就不是你有時間慢慢去思考要怎麼寫出高分的作文題目,而是無情的選擇題:救與不救。

2019 年,我三十歲,體內是女孩和女人的共存體,可愛又性感,臉上尚有一些稚氣,眼神裡卻多了些許故事。今年其實沒有發生什麼非常特別的事,而我專注的也只有一件事:「好好打造我的個人品牌。」做的最大的一件決策,就是把家裡的電腦房變成我的 home office,客房變成我的產品攝影棚。我找不到一個「職業名稱」能夠統包我正在做的所有事情,我是 buyer, wholesaler, retailer and blogger,也許不久的將來,別人或者我自己會創造出來吧!